:因缘果报 丝毫不差

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,善恶有报的理念深植人心,而今天生活在现实中的人们对此却越来越淡漠了。今天我想给大家讲一个因缘果报的故事。

宋代汀梁曹州有个秀才叫周荣祖,周家是个富裕之家,祖父周奉敬神拜佛,盖了一座佛院,每天诵经念佛,家业兴旺。可到了他父亲这儿,只经营产业,不再信佛。他要修房子,又不捨得买木石砖瓦,就将佛院拆了来用,等到房子修好了,父亲也一病不起,人们都说这是不信佛之过。父亲死后,周荣祖掌管家业,因他满腹经纶,就想参加科举走仕途,于是带着妻子张氏和幼儿长寿同去。他把祖上遗留的成锭的金银埋在后院墙下,随身只带些零碎散银,叫了一个人看守房舍,就举家应试去了。

再说曹州有个穷汉叫贾仁,以帮别人挑土筑墙出卖苦力为生,住在破窑中。他心中常怨恨不平:「为何别人那幺富有,偏我这般穷苦!」他每天都到东岳庙中向神明诉苦:「我贾仁也是一世为人,为何却这般穷困?小人但有些小富贵,也惜孤念寡,敬老怜贫,求上圣可怜!」一天祷告完,睡在廊檐下,忽然看到那殿前灵派侯正唤增福神查他衣禄食禄,增福神回覆道:「贾仁前生不敬天地,不孝父母,毁僧谤佛,杀生害命,抛撇净水,作贱五穀,今世当受冻饿而死。」贾仁听了哀求说:「上圣,给我些小衣食禄,我也想做个好人,我也曾是个行孝的人。」灵派侯说:「虽不见别的善事,的确奉养父母,念他这一点小孝,上苍有好生之德,看谁家有无碍的福德,借给他些。」增福神道:「曹州周家,福力所积,阴功三辈,因不敬神佛、拆毁佛地,一念之差,该受一时折罚。如今把那家的福力权借与他二十年,待到限期到了,让他交还本主,这不两便?」灵派侯道:「可以。」贾仁谢了上圣之恩,醒来却是南柯一梦。心想:「刚才听上圣说,那家的福力借给我二十年,梦中之事不知是否可信。昨日有人要打墙,叫我寻泥坯,我还是寻泥坯去吧。」

恰好周荣祖家看家之人被贼偷的精光,只有后园的一堵旧墙还可换点钱度日。他出门正碰上贾仁在找泥坯,两人就谈妥了买卖。贾仁锄泥坯时发现了埋在地下不计其数的金银,他暗自吃惊:「原来神明如此有灵!」贾仁运走了银子,买了房,生意越做越大,被叫做员外了。可他虽有钱却十分吝啬,人们称他「贾啬儿」。他娶了妻,却无子女,就让账房先生陈德甫帮着留意,想过继个孩子将来继承家业。

再说周荣祖一家却命运未通,功名不达。回到家,空剩一所房子,所埋祖遗之物不见了蹤影。从此衣食艰难,索性卖了房子去寻亲,亲远游,三口人盘缠用尽,只得沿途乞讨。回到曹南,时值暮冬,一家人避雪来到陈德甫店中,陈德甫见此情形,就说:「你们如此艰难,把孩子过继给一大富户怎样?」周荣祖夫妻为保全儿子就同意了。陈德甫于是跟贾员外说了详情,贾员外非常高兴,双方立了文书,此时长寿六岁,三人痛哭而别。

贾员外过继了儿子,就叫他贾长寿,长寿长大了逐渐忘了儿时的事,只认贾员外为父。父亲一文不花,他却仗义疏财。又过了十多年,贾仁夫妇相继亡故,长寿做了小员外,掌管家业。

周荣祖夫妇投人不着,流落他方十多年后讨饭回乡,想探望儿子。在一药铺里遇到了店主陈德甫,知道儿子已做了小员外。陈德甫又找到贾长寿,提起以前过继之事,长寿还隐隐记得。他急忙取了一匣金银跑到药铺中来认父母。周荣祖夫妇见了儿子非常高兴。长寿递上银子,周荣祖正要推辞,却看到银子上凿着「周奉记」。周荣祖说:「这不是我家的吗?」陈德甫说:「怎幺是你家的?」周荣祖道:「我祖父叫周奉,是他凿字记下的。」陈德甫问:「那为何在贾家呢?」周荣祖说:「二十年前我带了家小去应举,把祖上遗物埋在地下,回来后不见了。」陈德甫道:「贾老员外原是个穷汉,给人脱土坯的。偶然致富,想是你家东西被他挖着了。他不生儿女,却过继你家儿子承领家财。物归旧主,这岂非天意!怪不得他平日一文不使,原来不是他的东西,只当在此替你家看守罢了。」周荣祖说:「这真是因果报应啊。」贾长寿也很惊异,于是接父母回家。周荣祖把匣中银子交给儿子,叫他散与那些贫苦无倚的人,又让儿子依照旧样盖了佛堂,夫妻双双修炼。长寿也恢复了周姓,全家人敬佛向善,家业越发兴隆了。

故事讲完了。可见世间万事皆有定数,天理循环,报应不差,人之所为怎能不谨慎啊?!相信善恶有报的真理,自觉的行善积德,不仅为自己增福免灾,也会阴及子孙。敬天敬神、一切遵循天理而为善,这是决定人命运及未来的最重要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