命运的反叛者──记两颗子弹

一看见「两颗子弹」,很多人会联想到多年前总统选举的枪击案,那两颗拖陷台湾于蓝绿斗争泥淖的子弹。不过我的〈两颗子弹〉完全与此无关,讲的是一位「命运的反叛者」小小的故事。

话说身旁有不少朋友曾经更改姓名,有些人觉得名字太「菜市仔名」,想换个独一无二的,强调自己与众不同。但更多改名的人相信姓名关乎命运吉凶,信服「姓名学」的命名原理,改名的目的是为了改变命运。

故事中这一位「命运的反叛者」也为自己的名字所苦,想改名又不甘心,不改名却另想办法要改变命运,最终绕了一大圈而领悟到某些启示。

命定说是真的吗?命运能改变吗?想改变命运的人是不认命,还是认命呢?

探讨命运问题非常有趣,因为说法五花八门,莫衷一是,也就因此,地球不大但各种宗教派别多如牛毛,自说自话,各擅胜场。

多年前我听过一种「灵界」之说,觉得可以统合某些大宗派,非常有趣。它的说法是:

每个人都不断轮迴来当人,到人间与其他人互动学习。

人间就是个教室,灵界是我们的家,来此教室的目的是学习以前(前世以及前世之前)尚未学好的课程。

人死了之后回归灵界,将一生如电影般放映出来,与那儿的亲人亡魂讨论,看看有哪些是学得好,哪些是学得不够的。学得不够的地方,就变成下一次当人时要学习的重点。

你也可以不去轮迴,待在灵界,不过那样进步就很少很慢,唯有透过在人间与人互动,进步才会快,学得越多的人就可以减少来人间的次数。

轮迴学习的终极课程是「无私的付出」。习得者最终不必再到人间学习,也就是不必再轮迴了,昇华成灵界中高灵者(也就是一般宗教中的上帝、神、佛之类)。

所谓「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」,这句话完全正确,因为每个人的命运,都是他在灵界要来投胎之前,自己设定好的学习目标。

这就是为什幺我们在人间,常常觉得算命那幺準的原因。因为命运就是一个人当初在灵界设定一生要学习的路径,只是人类用命理学说「反推」回去而已。

而这位「命运的反叛者」或许自己不自知,那个极端困扰他的名字和因此衍生的反叛行为,都可能是他在灵界时为自己所设定的课程。换句话说,改变自己的命运这回事,也许并没有改变任何事情,但该学习的终归是学习到了。

另外,我想说说宗教战争与神经系统的关係。

一般相信宗教的缘起来自远古人类对于天灾地变的恐惧,与失去亲人的悲伤无助。从精神医学的观点来看,这些焦虑、紧张、恐慌、悲伤、失落、忧郁等等自律神经系统失调的状态,可说是宗教的起源了。
为了平复神经系统,人类用神鬼之说来安抚彼此,发挥了宗教的抚慰功能。而这些神鬼之说千千万万,自圆其说,因此有了各种不同的宗教与派别。

接着,异教之间的本位主义与资源利益,不只让自律神经再次发作,还牵动了运动神经,揭竿而起,挞伐异己,造成世界动乱。

归根究柢,一切都是神经系统在作怪,政治斗争也有同样的道理。

如果我也可以创立一个宗教,我想成立「神经教」,劝化世人崇拜自己的「神经系统」。

均衡摄取澱粉、油脂、肉、蛋、奶、蔬、果,并补充维他命B群顾好神经,祈求交感神经与副交感神经平衡,运动神经归顺于理智而非情绪,并且用充足睡眠来代替祈祷,人人精神充沛,无忧无怨,自然臻于世界和平的境界。

掰到这儿,我知道再掰下去势必刺激众人的运动神经,引起另一场宗教口水战争。那幺就此打住,且来看看不同于政治口水战的「两颗子弹」,究竟是怎幺回事。

Photo from Flickr CC by Tony Webster

《瞎掰旧货摊(十):两颗子弹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