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lloween狂欢 惊豔派对 化身恐怖片主角 Halloween狂欢 惊豔派对 化身恐怖片主角 Halloween狂欢 惊豔派对 化身恐怖片主角 Halloween狂欢 惊豔派对 化身恐怖片主角

Halloween近年似乎成为比圣诞新年更好玩有趣的节日,有人为应节悉心打扮,扮相逼真,人「鬼」难分。在这一个奇装异服才是「正常」的节日,你又会扮演什幺角色,去享受这个人「鬼」狂欢的节庆呢?

恐怖电影创造了不少经典角色,当中吸血鬼造型最具标誌性——尖锐牙齿、血盆大口、全身黑色打扮,神秘而诡异,但令吸血鬼变成流行文化的象徵是源于亚伯拉罕‧「伯兰」‧史杜克(Abraham "Bram" Stoker)所撰写的文学作品《德古拉》(Dracula)而大受欢迎,小说在1922年被翻拍成同名电影,以至日后吸血鬼的形象都以电影中德古拉伯爵的造型为原型。到数年前深受青少年欢迎的流行读物《吸血新世纪》(Twilight)中描述吸血鬼Edward与人类Bella的爱情故事,对比以往恐怖嗜血的吸血鬼形象,多了一份浪漫和人性。虽然吸血鬼热潮已退,但吸血鬼仍是每年Halloween最多人模仿的造型之一。

似人非人洋娃娃 优雅阴险女杀手

除了吸血鬼,一向予人可爱形象的人形公仔亦成为不少恐怖电影的题材,如《血寂》(Dead Silence)中的木偶Billy,到《诡娃安娜贝尔》(Annabelle)中被恶灵附身的洋娃娃,他们均穿上精緻洋装,不变的是脸上诡异笑容,瞪大眼睛看着你,好像一直目不转睛地留意你的一举一动,令人不寒而慄。我们为什幺会害怕仿真度高的公仔?早在1970年代机械人科学家森政弘提出了「恐怖谷」理论,认为人类对仿真度高,外表和动作明显不是人类的物体会感到厌恶和排斥,所以人形公仔的僵硬肢体,有着人类的容貌却不会改变的表情,会令我们对人形公仔产生畏惧。要在Halloween扮演一个精美而吓人的公仔就要从化妆入手。例如在嘴角下画上两条长线至下巴,模仿木偶的嘴巴,戴上夸张的假眼睫毛和穿上洋娃娃裙,自然有种似人非人的违和感。

恐怖片中的公仔带来的不安可能是我们心理作祟而已。另一样令我们感到害怕的,是性别形象的反差。女性在传统性别形象中代表温柔、关怀,甚至弱不禁风,因此在恐怖电影中,较多饰演怨灵或被附身的都是女性,最着名的例子是《咒怨》系列中的伽椰子或电视剧《美国恐怖故事》中被恶灵附身的修女。除了怨灵外,以女性作杀人狂的电影与一般固有以男性作主导的砍杀电影(slasher movie)不同,放大女性心思细密、理智的一面,并非仅以暴力方式呈现恐怖视觉元素,更讲求心理上的惊吓。服装上,她们穿上剪裁优雅的长裙或乾净整齐的上衣,如日本心理恐怖电影《切肤之爱》(Audition)中的女主角山崎麻美所穿的白衬衫和黑色皮围裙,到法国电影《鲜胎活剥》(Inside)中身穿黑色丝绒长裙的女性杀人狂,对比传统男性杀人狂所散发的戾气和狂暴,多了一份阴险和未知的恐惧。今个Halloween,或许穿上一条简单长裙,配上惨白脸孔和血泪妆,造型肯定令人毛骨悚然。

打破性别枷锁 男女同体

恐怖电影的範畴其实很广阔;血腥、鬼神等只是其中元素,就像Halloween打扮一样,不一定要讲求惊吓。在Halloween这不讲求性别角色和形象的一晚,不妨参考电影《洛奇恐怖晚会》(The Rocky Horror Picture Show)中的科学家Dr. Frank-N-Furter,一个没有性别概念之分的角色,同时扮演男与女于一身,穿裙同时穿裤,化上充满女性妩媚的彩妆并画上鬍子,颠覆性别赋予服装上的枷锁。

除了恐怖电影角色外,大家亦可以参考其他流行文化中的人物或卡通人物,甚至自创崭新造型。正如早年某议员为香港于车公庙所求之籤文道:「何为邪鬼何为神,神鬼如何两不分」,在恶鬼当道的Halloween,更要有丰富的想像力,方为扮「鬼」的不二法门。